剖開胸口捧著那炙熱奔向妳
你以計算的基底砌了這道牆
用批判之眼發出界線的尖叫
這天平刺穿了雙腳
掛在牆上
陪伴的是烏鴉細嚼的啄
一灘濃稠的嘔吐反芻